大家都知道BDSM一词。在公开网站的词条上是这么解释的:BDSM这个名词是用来描述一些彼此相关的人类性行为模式。其主要的次群体正是BDSM这个缩写字母本身所指称的:绑缚与调教(bondage & discipline,即B/D),支配与臣服(dominance & submission,即D/S),施虐与受虐(sadism & masochism,即S/M)。 
  虽然描述或者说翻译稍有不恰当,但是总体是对的。 
  在国内大多数时候说的sm,其实说的就是ds。一般对ds基本都是从文学作品、影视或者某院来了解的,而这些渠道往往存在各种扭曲和不完善。比如过度YY,比如过度美化,比如有意识地错误引导等。所以今天把DS的整个过程做个简单的介绍。 
  dom和sub接触以后,如果决定建立长期关系,会有一个计划。一般有观察(早期了解),开始(通过某些手段让sub信服,服从),调教(针对sub的偏差执行调整计划),回归(解开束缚手段,让sub恢复无碍的正常生活)。 
  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三个步骤,绝大多数的调教还局限在第一阶段。很少人能进入第二阶段。真正达到第三阶段并结束的,就罕见了。 
 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,所有dom和sub都有这个三个阶段。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,很多时候我们往往会提及,sub所需要的并非控制,控制也许只是手段,sub真正需要的是cure。 
  下面具体解释一下。 
  我们知道dom和sub一般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偏差。暂且不讲dom的心理偏差,单说sub的心理偏差往往无法追求主动的缓解或者补偿,造成情感上的缺失和畸形。 
  比如对dom的依赖感,包括对人的依赖感、对dom控制行为的依赖感、对惩罚的依赖感等。还有就是归属感,也是一种情感上的缺失表现。 
  sub的依赖归属之类其实都是一种情感替代。主要是sub的心理偏差会造成主体感受不良,比如焦虑、不安、自我怀疑等,通过控制和臣服等活动,追求各种心理的补偿或者焦虑缓解作用,从而形成一定程度的情感替代。 
  在心理学现象上,会有一种虚拟偶像效应。也就是你需要建立起一个不存在的偶像帮助你解决自己的问题,起源是人具有自我肯定性、自我拯救性及自我补偿性。而dom则是这个虚拟的偶像在现实中的具体投射。所以从这点看,主奴关系在开始阶段确实具有医疗效果。
  但现实情况是大多问题在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dom只会带入不会带出,也就是不能调整奴的心理到普通正常状态,部分人还越带越深。真正的ds,存在一个走出的过程。 
  通常ds关系通过强压、稳固、压抑、解放、平衡等过程,sub最终走向正常化。所以某些人提及什么终身主奴的话,可能只是感情上的,而不是ds关系上的。如果dom存在将sub问题更加深化,从而将其对dom的依赖长期维持,是反人类的做法。 
  那么在具体执行上,怎么建立这么一个计划呢? 
  首先在早期你要有观察了解,对方具有什么问题。常见的有自身原因造成严重自卑、家庭暴力造成的逃避型人格、社交恐惧、轻度抑郁等等。那么对这些问题,你如果觉得能够掌握,并能调整的,就可以进入真正开始的阶段。 
  在开始的阶段,最重要的目标是通过展示自身能力、长期和频繁的控制行为、惩罚和奖励、条件反射培养等手段,让sub能够听从dom的控制、支配、指导。一般来说,有这么几个方向:通过性表现的羞辱和批评责骂等,使sub产生下位感;通过动作命令比如跪拜、服务等,使sub习惯于听从,特别是细节的听从;通过指示复杂的行为序列,比如完成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等,并对其进行点评、奖励或惩罚,使sub获得对dom的依赖感。在这个阶段,sub往往最终形成对dom的羁绊,对dom的行为和语言形成一定的条件反射和行为模式,心理上也形成一定的依赖、崇拜。 
  而之前说起的,大多数人都停留在这个阶段,是因为他们把建立起上位权,当做了ds的目标,之后就开始“为所欲为地享受sub服务”了。并没真正领会ds的精髓。 
  在实际上,dom真正的需求,除了有上位权外,对sub的改良、治愈才是更大的“享受”。这里不得不提及某些dom的心理偏差。且不说具体什么心理偏差,就对dom这个角色而言,对于问题的解决是主动性的。那么对于心理偏差的解决也是通过主动出击来填补空缺,或者否定问题来掩饰。心理偏差需要解决的最终目标,就是自我的人格肯定。 
  那么,成为一个“上帝”一样的角色,可能是所有人类最能肯定自我人格的方法了。所以,改良和治愈一个sub,这种接近于“上帝”的目标,不正是dom的最大需求吗?比仅仅是控制一个sub的行为来说,更具有成功感、权威感。所以,ds的主体实际上在第二阶段。 
  第二阶段,才能真正称之为“调教”,即调整、教化。这个阶段就复杂很多了。主要还是通过第一阶段建立起的上位权,对sub进行一定程序的行为指导。 
  举个例子:某sub缺乏安全感,具体原因是缺乏三观,对于生活方式盲从亲人,没有任何信心建立新的生活模式。那么这样的可以建立一个三观跟从dom的调教程序。在点滴行为上,围绕dom准备灌输给sub的三观进行日常行为控制、结果汇报、事后总结等。逐渐过渡到以三观发展出的长期行为、工作发展计划、社会接触等进行指导,甚至命令。 
  在这个sub获得比较好的生活体验同时,也获得了安全感。这个阶段往往是全天候调教,同时也需要dom有比较好的心理学基础、生活经验、社会经验。当然,这里并没有提具体的手段,这方面各人有各人的发挥,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。(提示:有谁玩过模拟人生吗?) 
  这个阶段sub得到的,可能更多是成长,如同一个学生走向社会的成长。不过依赖性可能进一步提高,自己行为的两面性也会提高。这个阶段就要注意引导,调教sub的心态,不能让他产生强烈的两面人格。一旦有两面人格产生,那么sub将永远依靠dom,因为dom才是他两面人格的解释,没有dom的话,他将无法解释自己,最终可能造成精神分裂。 
  所以说ds这个也是需要大量的知识,全面的策划,谨慎地实施。不是真正具有这方面强烈需求的dom,恐怕无法坚持。 
  第三阶段,回归,指的是回归社会,回归sub的普通人格,回归sub的自我生活。 
  ds的充分条件是心理偏差,所以说是社会性的,也是后天的,所以dom和sub通过一定的ds行为,纠正了心理偏差,最终从变态回到常态,也是必然的结果。 
  (所谓变态,并非普通口语中的变态的意思,而是指生理、心理问题发展的阶段,即常态——正常人在主流生活中的状态;变态——发生问题,但是能自我克制或者通过一定的手段,保持在主流生活中的常态;病态——发生严重问题,无法自我克制,不能保持在主流生活中的常态,需要进医院了。) 
  这个阶段主要是强化正常化的行为,逐步减少惩罚和奖励,让sub进行自我管理和自我反省。同时通过鼓励其自我行为的良好结果,逐渐淡化指令和控制行为,最终使sub不需要dom的控制,也能自如地在主流社会中良好表现。 
  这个阶段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最难。 
  首先dom自身的欲望难以自我控制解除,当然这个问题比较容易解决。 
  然后是sub的依赖性,往往难以去除,甚至是心瘾难戒。 
  还有就是sub自我管理和自我反省难以建立,往往还是需要指令来督促。 
  当然最后一条普通人也难以真正做到。所以第三阶段往往有个妥协的做法,就是dom和sub保持长期的比较松散的支配与臣服关系,具体形式因人而异。 
  除以上正常的计划外,还有一种非正常的罕见情况,就是sub问题过于严重,无法在主流社会正常生活,进入病态的范围了。 
  如果这个时候dom能力(各方面能力,比如社会关系、金钱、心理学知识等等)足够强,就可以将第一和第二阶段前面一半变成圈养形式。 
  这样的话,在整个操作手法和流程上,就会有很大的变化。因为这个情况其实非常少见,只说下是普通情况的加强操作。具体在这儿不谈。 
  以上就是DS全程的大致介绍了。希望各位都有个良好的DS体验,不要有更多的混乱、冲突和悲剧产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