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DSM用来描述亚文化中的一类性少数派行为模式。即:绑缚与调教(bondage & discipline,即B&D),支配与臣服(dominance & submission,即D&S),施虐与受虐(sadism & masochism,即S&M)。相比这个比较生涩的名字,在国内BDSM还有另外一个更简单的名字:字母圈。目前国内多数性少数派玩家对于DS和SM的划分并没有非常清晰的界限,可以说这两者是等同的。

普通人对DS或者说SM的了解,都是从文学作品、影视了解到的,比如之前热映的电影《五十度灰》,以及比较早期的SM类题材电影《O的故事》。

说到DS或者说SM,很多人可能会想起心理学上的斯德哥尔摩效应,但是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。斯德哥尔摩效应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,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。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、依赖心、甚至协助加害人。2011年侦破的河南洛阳性奴案,被害人即表现出明显的斯德哥尔摩效应。

但是,BDSM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概念。 我们将BDSM中处于支配或者施虐地位的角色简称为dom即S,将处于臣服或者受虐地位的角色简称为sub即M。

首先,在一段正常的BDSM中,dom和sub完全处于自愿的状态,不存在强迫、胁迫的情况,基于完全的自由意志,自愿建立起一种不平等的社交关系。

其次,dom对于sub的掌控,完全处于sub默认的情况下,因此在字母圈内也流传这一个“在调教过程中,M才是掌握者”的说法。

最后,BDSM关系一定会走向终结。

为什么有人会参与BDSM并成为其中的dom或者sub呢?

这与dom和sub的心理缺失有很大关系。

sub在与dom的社交或者被调教关系中,能够获得对dom的感情依赖(这点和斯德哥尔摩效应是比较相似的),而这种感情寄托正是sub在生活中长久缺失的,这种缺失可能来自于sub童年的阴影、原生家庭的影响或者是孤僻的性格使然。曾有一个国外的sub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之所以沉迷于BDSM,并乐于扮演sub角色的原因在于他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,而他的母亲经常拿着离婚契约一条条念给父亲,他的父亲则选择了用冷暴力来回击。

dom的心理缺失情况更为复杂与严重,大多数都是因为dom缺乏自我的人格肯定,因此dom对于sub的控制和调教成为了满足自我人格肯定欲望的最佳手段。

BDSM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污秽不堪,相反有些心理学家研究发现,BDSM关系确实具有一定的治愈效果,只是BDSM超出了平常人对于社交关系的普遍认知,因此才变成为少数人的亚文化。对于亚文化,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理解并且正视它,这样我们才能拥抱一个更加真实、美丽的多元世界。


另外,青少年请一定远离,无论你多么想了解亚文化或者BDSM,请一定远离,等到成年后!